春风松月楼:好一朵素食奇葩

周末跟It男在浦西浦东各自加班,收工后勇闯大修完工在即的延安路北线隧道,杀到陆家嘴接了猪头,一脚油门穿过人民路隧道,踩到城隍庙,昼锦路停车,20块一枪头——去吃春风松月楼。

春风松月楼,因“春风和煦能容物,松月清幽不染尘”而得名。

这家素餐老字号始创于清宣统二年1910年,是上海最老的净素菜馆,菜式将“宫廷的精巧、寺庙的纯正、民间的天然”相结合,被誉为“海上净素第一楼”。

我查到的资料说,早年店家严守“常年净素、荤不如内”,深得善男信女和佛门居士之心,在城隍庙旁边生意兴旺。

后来春风先是盘下了当时海上闻名的素斋“隆顺馆”(据说乾隆曾经去店里吃过素),后来把分店开进了红极一时的“大世界”(据说是因为大世界的老板黄楚九喜欢他们家的素面)。

如今旧校场路99号的春风松月楼,在自家的金字招牌下还单挂一块“松月楼”的牌匾,就是当年大世界的分号。

圣诞前夕的旧校场路,有一种东西合璧的离奇节日感。

一楼是点心和小吃,二楼吃炒菜。

我们落座点菜的时候服务员有言在先:你们一次性点好菜哦,厨师七点半下班!

我看看表,七点一刻,刚好。

我下楼拍空镜头的功夫,菜已经急冲冲上齐,果然是下班催的!

松月腐乳肉,常识告诉我这是大豆纤维,但是咬上去真的是一股脑的肥腻味啊,还有一层晶莹的“肉皮”,为什么要做得那么逼真啦……

自制面筋煲,一大块水面筋切成不均匀的大大小小块,油油地煲在砂锅里,砂锅是冷的。

菜心蟹黄油,一大坨明艳的蟹黄来自胡萝卜泥,蛋白充当蟹肉,姜末假装在去腥,虽无蟹香但有醋酸。

哎,老法里做素斋,连豆制品都是讲究的:

“素熏鹅”要用浙江富阳泗乡的豆腐衣,“素火腿”用义乌的豆腐衣,“素烧鸭”用平湖的豆制饭糍……

这一桌,素是蛮素的,这油腻真受不了。

我们也感慨了一下,这“素食奇葩”跟福和慧差了整整一个时代!

七点半刚过,果然年轻的厨师换了便装下班。

整个楼面只留一位阿姨,拎好包,坐在桌边等我们埋单……

我嘀咕一句:不好意思啊,让您等我们。

阿姨说:没事没事你们吃,我们晚市生意不好,平时都没人来吃炒菜!

八点不到下楼,点心部的灯光熄灭,年轻的服务员像小鸟一样飞走,只留下拖地的阿姨,跟妹子说:你去玩吧,我来打卡!

这便是海上素菜第一楼的凄凉晚市……

我写过很多上海老字号,有时候也在想:

并不是老的就一定值得歌颂,若跟不上时代,只好用来怀旧,并旧到无人理睬……

欢迎关注 一片吃心